指數化投資‎ > ‎

01.專家觀點


陸續幫您整理專家對於被動式指數化投資的觀點

巴菲特明確支持指數型基金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
「無知的投資人如果定期投資指數型基金,績效實際上可以勝過大部分投資專家。矛盾的是,『傻瓜』承認自己的限制後,傻瓜的錢就不傻了。指數型基金的成本很低,並建立在對投資人有利的基礎上,是大部分希望擁有股票的人最好的選擇。」 

梅爾(Jack R. Meyer),哈佛管理公司(Harvard Management Company)前總裁,也是驚人的投資天才。在他的管理下,哈佛校產基金增加了三倍,從八十億美元,增加為二百七十億美元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梅爾二00四年接受<商業周刊>(Business Week)專訪時說:「投資業是超大的騙局。大部分人認為,自己可以找到績效優異的經理人,但是大部分人都錯了。我敢說,八五到九十%的經理人績效不如基準指標。因為經理人要收費,又要負擔交易成本,整體而言,他們會讓價值減少。」 
請問梅爾一般投資人是否可以從哈佛的做法中學到教訓,他回答:「當然可以。
第一,你要分散投資,建立包括很多資產類別的投資組合。第二,你要壓低費用,這點表示避免買宣傳最厲害卻昂貴的基金,改買低成本的指數型基金。最後,要秉持長期投資原則,(投資人)根本應該買指數型基金,以便壓低費用和稅負。這點毫無疑問。」

●指數型基金具有天生的優越性,並得到共同基金 業很多業內人士的支持,傳奇性基金經理人林區    (Peter Lynch)是其中一位,他從一九七七到一九九0年間,擔任富達麥哲倫基金(Fidelity Magellan    Fund)經理人,創造了極為傑出的成就,但是他退休時接受《巴隆周刊》(Barron`s)專訪時說:        

「數十年來,標準普爾500股價指數漲了343.8%,一般股票型基金的淨值成長了283%,因此表現比較差,專家績效差勁的情形繼續惡化,大眾投資指數型基金的話,情況會比較好。」


●佛塞爾(Jon Fossel),基金業領袖、投資公司協會(Investment Company Institute)前理事長、歐本海默基金公司(Oppenheimer Funds)董事長在《華爾街日報》(Wall Street Journal)說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「大家應該承認,一般基金永遠不可能打敗整個市場。」


●避險基金經理人也同聲支持。基金管理業巨擘、AQR資本管理公司創辦人兼管理合夥人艾斯尼斯(Clifford A.Asness)本著自己的智慧、專業與誠信,說出下面這段話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「指數化策略以總市值為基礎,永遠不會被人從應有的崇高地位上趕下來,會繼續成為核心要角,是投資天地中實至名歸的天王。理論上,我們大家全都應該擁有指數型基金,指數型基金為絕大多數的投資人提供了成本低廉的股票報酬率...指數型基金從現在到永遠都是山丘之王(King of the hill)。

 

●投資顧問伯恩斯坦在《投資金律》一書中寫道:「你要確定你的投資顧問替你選擇投資標的時,完全是根據投資標的的優點,而不是根據這些標的能夠替他帶來多少報酬而定。如果他推薦收取銷售手續費的基金、保險產品、有限合夥或獨立的帳戶,就代表警訊。確保你的投資顧問站在同一陣線上唯一最好的方法,是確定他「只收取顧問費」。也就是說,他除了從你身上之外,沒有從任何其他來源收到酬勞。然而,「只收取顧問費」也不是沒有陷阱,你的顧問收取的費用應該合理,付出超過1%的費用,請別人替你管理資產,根本就不值得。金額超過一百萬美元,費率不應該超過0.75%,金額超過五百萬美元,費率不應該超過0.5%。如果可能,你的顧問應該利用指數/被動股票型基金。如果他告訴你,他可以找到能夠打敗指數的經理人,他就是在欺騙你和他自己。我把堅持被動指數化策略的信念稱為『資產類別信仰』,不要聘請不採用這種策略的任何顧問。」 

 

葛拉漢得意門生巴菲特的說法,巴菲特跟葛拉漢合作無間,在完成《聰明的投資者》最後一版時,提供葛拉漢至為寶貴的建議和實際協助。巴菲特在一九九三年明確表示支持指數型基金。到了二00六年,他甚至更進一步,不但重申他的支持,並說葛拉漢自己在幾十年前,就支持指數型基金。巴菲特是這樣說的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

「對大多數投資人來說,低成本指數型基金是最有道理的股票投資。我的恩師葛拉漢在幾十年前就主張這種立場,此後我所見的一切,更讓我相信其中的真理。」


●美國最受歡迎的投資人華倫巴菲特(Warren Buffet)能力高超理性十足,投資非常成功,他在1996年的伯克夏‧哈莎威(Berkshire Hathaway)股東年報中,說了下面這段重要的談話

我想對你們自己的投資說幾句話大部分投資人,包括法人和散戶,都會發現擁有普通股最好的方法,是透過收取最低費用的指數型基金,遵循這種方法的人一定會擊敗決大多數投資專家所能給你的淨利(扣除了費用和開支)


華倫巴菲特(Warren Buffet),伯克夏‧哈莎威(Berkshire Hathaway)的董事長,也是投資成功的億萬富豪。雖然巴菲特的財富大多來自精明的選股策略,但在2004年的伯克夏哈莎威公司年度報告中,他明確表示個人投資者為何應該買進指數型基金:

       過去35年以來,美國經濟表現績效非常傑出。所以,投資人應該很容易賺取豐厚的報酬:他們所需要做的,就是透過低成本管道分散投資於美國典型企業。他們沒有碰觸過的指數型基金,應該具備這種功能。可是,很多投資人反其道而行,投資結果介於平平到災難之間。

  造成這種結果的原因主要有三:第一,成本太高,通常是因為交易太頻繁,或在投資管理方面的花費太多;第二,投資決策仰賴小道消息或市場流行,而不重視量化而根本的企業價值分析;第三,總是在行情大漲之後買進,在行情大跌之後賣出。投資人務必要搞清楚,情緒與費用是他們的最大敵人。如果投資人非要猜測行情轉折的話,那就應該在大家貪婪的時候,抱持著恐懼心理;在大家覺得恐懼的時候,勇敢的貪婪。

●墨基爾(Burton G. Malkiel),<漫步華爾街>作者、普林斯頓大學教授,用略為有點學術味道的說法,道出下列看法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「和積極管理型基金經理人相比,指數型基金創造的報酬率,經常高出將近兩個百分點。整體而言,積極管理型基金經理人不能長期創造高於大盤的總報酬率,因此一般而言,這種經理人的操作績效一定比指數型基金差,差距的多少就等於所有費用和交易成本的總和。」
「經驗確實顯示,買指數型基金的人得到的成果,可能超越一般基金經理人得到的成果;基金經理人的顧問費和投資組合周轉率居高不下,通常會使投資報酬降低。指數型基金是明智而有用的方法,你絕對不必花精神,付出的費用又最低,卻可以得到和大盤相等的報酬率。」

●聰明的巴菲特說:「股票投資人最大的敵人是費用和情緒。」

●麻省理工學院教授羅聞全(Andrew Lo)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羅聞全教授雖在《華爾街並不隨機》(Non-Random Walk Down Wall Street)一書中,對投資人提出多種超越大盤的策略,但他自己卻「利用買進與持有指數型基金的方式投資」。

●美國最大的共同基金超級市場創辦人兼執行長施瓦布(Charles Schwab)---雖然大力促銷積極管理型基金---自己卻贊成典型的指數型基金。有人問他,為什麼大家總喜歡投資管理型基金,他回答說:  
「操作很有趣...想選中會跑贏的馬是人性...但是我比較主張一般人採用指數化的策略...這種方法的結果很容易預測...經過十年十五年或二十年,你的績效會高居第八十五百分位(結果將一組數據從大到小排序,並計算相應的累計百分位,則某一百分位所對應數據的值就稱為這一百分位的百分位數),你為什麼要把這麼美好的事情搞砸?」

 ●長期在《華爾街日報》撰寫《投資參考》(Getting Going)的專欄作家克里蒙茲(Jonathan Clements)問,「你能夠選中贏家基金嗎?」答案是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「連支持積極管理型基金的人經常都承認,大部份投資人投資指數型基金,結果會比較好。但是這些人在強烈的自信心驅使下,不打算放棄積極管理型基金。這樣是小小的幻覺嗎?我認為是。佛羅里達州波卡雷頓(Boca Raton)一位投資顧問說,挑選表現最優異的基金,好比在骰子擲到賭桌上前,設法預測骰子的數字,我做不到,大家也做不到。」
「然而,我認為我們不應該勸阻擁護積極管理型基金的人,積極型的投資人努力買賣,確保市場具有相當高的效率,讓其他人可以做合理的事情,也就是進行指數化投資。想跟我一樣,加入從事這種寄生性行為的陣營嗎?要建立普遍分散的投資組合,你可以把70%的股票投資組合,投資(道瓊)威爾夏5000指數型基金(Dow Jones Wilshire 5000 Index),剩下的30%投資國際指數型基金。」

●早在一九九五年,當時擔任《錢雜誌》總編輯的麥西森(Tyler Mathisen)就承認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將近二十年來,先鋒集團董事長柏格,就一直在宣揚指數型基金的優點,推廣這種意在追平大盤表現的投資組合。」
「大部分時間裡,千百萬基金投資人(更別說幾十位包括本人在內的財經記者)大致上都不理會他。的確,我們承認指數型基金天生具有的優點,例如年度費用低廉,而且因為指數型基金盡量壓低周轉率,交易成本很少。」
「此外,和積極管理型基金經理人相比,指數型基金管理人比較不常實現帳面利潤,投資人每年繳的稅也比較少。說真的,這三大優點好比當世三大男高音多明哥(Domingo)、帕華洛帝(Pavarotti)和卡列拉斯(Carreras)一樣可觀。」
「哦,柏格,我們錯了,你贏了。接受平凡就夠好了,至少對大多數投資人的大部分股票與債券投資組合,這樣就夠好了。事實上,利用指數型基基金追求和大盤指標報酬率相同的成果,可以確保投資人獲得高於一般水準的機會,超越一般管理型股票或債券投資組合。
今日的基金投資有一個矛盾現象:追求平凡表現最有機會獲得不平凡的成績。我們已經清醒,同意被敵友稱之為「聖徒傑克」(Saint Jack)的基金業領袖柏格的看法:指數化應該成為大多數投資人基金投資組合的核心。」

 

我自認是徹徹底底的指數化信徒,當然認定指數型基金一定是必勝策略的核心。麻省理工學院教授薩繆爾森博士於二00五年秋天,在對波士頓證券分析師協會(Boston Society of Security Analysts)演說時這樣說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「柏格創設的第一檔指數型基金媲美車輪和字母的發明。我們每天生活中認為理所當然的車輪與字母經得起時間的考驗,而指數型基金也會經得起考驗。」

 

獨立理財顧問 Richard A. Ferri也是一位CFA,著有暢銷書資產配置投資策略(All About Asset Allocation 在一次訪問中說到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主動式管理的失敗使我踏入指數化投資的領域,更低的交易成本、更佳的節稅效率、更及時有效率的交易,使我開始使用ETF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