技術分析

本技術分析網頁之內容大部分引用天下文化出版之「漫步華爾街」一書,作者:墨基爾,純屬分享看法之用,請有興趣了解全貌之讀者,至各大書局購買。

 

目前繁體中文網路上之財經類訊息幾乎清一色是技術分析派的說法,何以會是這種情形呢?因為技術分析的說法簡單易懂,且每天每分鐘跟著個股或指數起舞,可以滿足財經雜誌或網站的大量資訊需求,因為有需求所以就會有供應,而且這種供應大量充斥,消費者急於從中獲取賺錢機會,大量消費雜誌、電視媒體,又間接引發需求,正是一個生生不息的循環,只是這個循環過程,參與其中的人不同罷了(因為已經有非常多投資人跟雜誌媒體已經陣亡),或許您就是其中一個,讓我們來看看墨基爾教授如何破解技術分析的伎倆!(請看下方之連結)

 

陸續摘錄其他學者或受尊重的財經大師之相關看法~~

 

芝加哥大學教授 尤金-法瑪(Eugene Fama):

使用技術分析的人必須承認,證據顯示有許多的論文都一致贊成隨機漫步模式,然而有關技術分析理論的嚴格實證論文卻鳳毛麟角。假如技術分析人員拒絕隨機漫步模式理論所提的證據,而他們的理論又禁不起同等程度的嚴格實證,那麼他們的立場將是非常脆弱。我相信,這就是隨機漫步模式理論所給予的挑戰。      


...1965年10月<財務分析師期刊>(Financial Analysts Journal)





與占星術無異



事實上,股市並不完全如數學家所想的,目前的股價和以往完全獨立無關,兩者之間的確有某種關聯,這將在第十一章解釋。但就算系統關聯的確存在,它們也相當微小,沒有太大幫助。為了利用兩者關聯獲利所付出的佣金,往往比實際的收益還大;因此,正確的「弱式」隨機漫步理論應該這麼敘述:股價波動的歷史並不能提供有用的資訊,讓投資大眾在管理投資組合時,能持續表現得比長期持有更好。

如果說弱式隨機漫步理論成立,那麼,就如我同事昆德(Richard Quandt)所說:「技術分析是和占星術同類的科學。」
在股市實驗中,和「技術分析」相比的安慰劑,是「買進並持有」策略。使用技術分析通常會賺錢,但是買進持有一樣賺錢。我們在以後章節中會看到,用射鏢方式選出組合來的買進並持有策略,能讓投資人在過去七十五年內獲得10%以上的平均報酬率。除非技術分析產生的報酬能高於前述市場報酬水準,它才算是有效。目前為止,它們還沒能持續通過考驗。

我並沒有說技術分析的策略從來不賺錢,相反地,它們經常賺錢。重點是,簡單的「買進並持有」(買進一種或多種股票並長期持有)一樣賺錢,甚至賺更多。

當科學家要試驗某種新藥的藥效時,經常實行兩組對照實驗;一組病人服用實驗新藥,另一組服用無作用的安慰劑。兩組結果相較,只有服新藥的那一組比服用安慰劑的情況好,才表示新藥有效;如果兩組病人的情況一樣好,就算病人康復,也不能斷定新藥有效。

在股市實驗中,和「技術分析」相比的安慰劑,是「買進並持有」策略。使用技術分析通常會賺錢,但是買進持有一樣賺錢。我們在以後章節中會看到,用射鏢方式選出組合來的買進並持有策略,能讓投資人在過去七十五年內獲得10%以上的平均報酬率。除非技術分析產生的報酬能高於前述市場報酬水準,它才算是有效。目前為止,它們還沒能持續通過考驗。

事實上,股市並不完全如數學家所想的,目前的股價和以往完全獨立無關,兩者之間的確有某種關聯,這將在第十一章解釋。但就算系統關聯的確存在,它們也相當微小,沒有太大幫助。為了利用兩者關聯獲利所付出的佣金,往往比實際的收益還大;因此,正確的「弱式」隨機漫步理論應該這麼敘述:股價波動的歷史並不能提供有用的資訊,讓投資大眾在管理投資組合時,能持續表現得比長期持有更好。

並沒有說技術分析的策略從來不賺錢,相反地,它們經常賺錢。重點是,簡單的「買進並持有」(買進一種或多種股票並長期持有)一樣賺錢,甚至賺更多。

當科學家要試驗某種新藥的藥效時,經常實行兩組對照實驗;一組病人服用實驗新藥,另一組服用無作用的安慰劑。兩組結果相較,只有服新藥的那一組比服用安慰劑的情況好,才表示新藥有效;如果兩組病人的情況一樣好,就算病人康復,也不能斷定新藥有效。



過濾系統



過濾系統(Filter System)假設,當股價已經跌至低點並開始攀升達到某個百分比(例如5%,或任何百分比),就可算是處於上升趨勢中。股價若自高點反轉下跌5%,就是在下跌趨勢中。這時候投資人應該在股票自低點上升5%時買進並持有,等股票抵達下一個高點,並反轉下跌5%時賣出,或甚至放空,並保有空頭部位,直到股價抵達另一個低點並翻揚5%時才回補。

許多經紀人愛用這套辦法,這種過濾系統就是「停損」的基礎觀念,這種經紀商愛用的策略即在建議客戶:股價低於買進價格的5%時,即賣出股票「限定可能損失」。這種做法的假設是,跌了5%時股票還會再跌。
各種過濾規則曾經一再被測試,設定的漲跌幅自1%至50%都有,時間涵蓋不同時期,對象則從個股到各種股價平均指數。結果再次顯示,考慮了高額佣金後,使用這套辦法買個股或股票指數,並不一定能勝過簡單的買進持有策略。因此個別投資者最好避免使用這套辦法,以及避免推薦它的經紀人。



道氏理論



道氏理論(Dow Theory)說明的是壓力區和支撐區之間的拉鋸戰。當股市漲到頂後開始開始反轉,在頂點前的高點就形成了壓力區,因為在高點沒賣出的投資人,一有機會就會急著賣出。如果股市再漲近先前的高點,則我們稱它為「測試」壓力區。然後真相就要揭曉了:如果股市漲過壓力區,它就可能再向上漲一波,先前的壓力區則成為支撐區。如果市場「無法突破壓力區」,反而跌破前次低點(原先的支撐區),空頭的信號就建立了,投資人應該即時賣出。
道氏理論的基本假定是,股市走高,漲破前次高點時買進,走低跌破前次谷底時就要賣出。這個理論還有許多妙招,但是其基本的觀念已成為技術分析的基本教義。
不幸的是,用道氏理論產生的信號來預測未來的股價走勢沒什麼太大的用處。
賣出信號出現後,市場的股價走勢和買進信號出現後沒什麼兩樣。和「買進並持有具有市場代表性股票」的簡單策略相比,採用道氏理論的表現反而稍差,因為它必須多付買賣佣金及手續費。


相對強勢策略



相對強勢策略(Relantive-Strength System)是投資人買進並持有「表現良好」、「優於市場整體表現」的強勢股,避免持有甚至放空「表現較市場整體差」的股票。雖然有些時段相對強勢策略的績效的確優於買進持有策略,但是沒有證據顯示優勢能持續保持。正如前面說過,有某些證據支持股票市場的確有動能,但是相對強勢理論在我們以電腦測試二十五年的資料後顯示,扣除佣金後,這類規則對投資人並無太大助益。


價量關係策略


價量關係策略(Price-Volume Systems)認為,當股票(或整個股市)因大量或逐漸增加的交易量上漲時,就會有需求未能滿足,因此股價將繼續再漲。相反地,股票隨著龐大交易量下跌時,表示賣壓沈重,股票應賣出。
採用這套策略的投資人可能要再次失望。由這套方法產生的買進和賣出信號,一樣不能推測未來股價走勢。就像其他技術分析策略一樣,投資人要做許多買進和賣出的動作,使得手續費大增。計入手續費之後,投資人所獲反不如簡單地買進並持有多種股票。



閱讀圖形


也許某些較複雜的圖形有助於指示未來的股票走勢。例如,向下倒轉跌破肩線的圖形是否為可靠的空頭信號?技術分析的福音書之一 ──《技術分析》指出:「以時速七十哩衝刺的重型車駕駛,不會突然停下來,瞬間掉頭往反方向駛去。」所以說在股市反轉前,當精明的作手漸漸「散布」股票給「投資大眾」時,股價走勢應該會出現某種反轉線形。當然,我們知道某些股票的確會快速轉向(這叫不幸的V形反轉),但也許有些圖形確如羅馬預言家一般,可以正確地預卜未來。可惜,電腦也測試了這些更神祕的技術分析線形──這些圖形也再度背叛了它們的支持者。
有一項研究,電腦繪出紐約證券交易所的548種股票五年內表現的圖形。電腦掃描所有圖形,辨識出32種最受歡迎的線形;例如,頭肩形、三重頂或三重底、槽形、楔形、菱形等等。既然電腦的工作非常精密可靠,我們可以確定它不會遺漏任何重要線形。
只要電腦一發現任何一種空頭線形──如頭肩之後出現向下跌破頸線的嚴重空頭凶兆,就記錄賣出信號;反之,如果是三重底之後線形向上突破出現最佳前兆,就記錄買進。然後追蹤那些要賣要買的股票,再和股市整體表現相比較。
結果再度顯示,技術分析的信號和接下來的股價表現間沒有關係。如果你跟著信號買進賣出,扣掉手續費,報酬仍不比買進持有好



隨機關係難以被接受


人性偏愛秩序,很難接受隨機的觀念。不論機會法則告訴我們什麼,我們總要在隨機事件中竭力搜尋固定模式──不只在股市,即使在解釋運動表現時也一樣。
形容籃球選手的優異表現時,記者和觀眾常用下列說法,「歐尼爾有隻神手」或「米勒是閃電射手」。打球、教球、看球的人,幾乎一致認為,如果一位球員的前一次或前幾次射籃成功,他下一次也可能成功。八0年代的一項實驗,證明了「幸運手」現象只是神話。
一群心理學家仔細研究了「一個半」球季中,費城七六人隊(Philadelphia 76ers)的每一次射球,他們可找不到連續射球入門之間有什麼正相關,他們再研究連續命中兩次以上的情形,發現連續投進多球的機率和隨機投擲銅板的機率差不多。雖然連中兩三球的結果,確實會影響到球員下次投籃的心理,但事實證明兩者無關。這些研究人員為了再次確認,又檢查了波士頓塞爾提克隊(Boston Celtics)的自由球記錄,並以康乃爾大學男女籃球代表隊,進行兩組對照實驗。結果發現,前一次射籃的結果,影響的是球員的「預期」,不是「表現」。
這項研究結果並不代表打籃球可以光靠運氣不靠技巧(球員的球技顯然有高下之別),它的重點是,進一次球的機率和前次進不進球無關。心理學家推測,迷信幸運之手是記憶偏差所致。如果「一連串」的進球或失誤,比「交互出現」的進球和失誤更容易記住,觀眾就會高估連續進球的可能。相同事件偶爾連續發生,人們總是要找解釋和模式,就算擲銅板的隨機事件中確實常有連著來的情形發生,人們卻拒絕承認那是隨機。股市情況亦然。



為什麼技術分析師還不失業?


在科學方法的檢驗下,技術分析的根基顯然和中古世紀的煉金術差不多。事實上,對技術分析進行的各式研究,結論顯然都非常一致:沒有一種技術分析能持續超越令人心安的買進持有策略。隨機漫步理論的基本結論就是:技術分析的方法不能用以擬定有效的投資策略。
我有一位昔日同事,相信資本主義體系會自動清除所有無用的雜草──例如滿街都是的技術分析師,他說:「這些華爾街的現代占卜師來日無多,經紀商很快就會明白,股票市場沒有技術分析師照樣能做生意。」
這些圖形派分析師屹立不搖,證明了資本主義就像一座花園,一座你我家中的花園──雖然我們總希望心愛的植物好好成長,但漫長的夏日雜草總是長的最好。
重點就在技術分析師扮演重要的角色,使經紀商枝繁葉茂。圖形學派總是建議客戶買賣股票──幾乎每一種技術分析的理論,都需要一些買進賣出,少不了要繳手續費,證券生意就這麼倚賴手續費維生。技術分析師沒幫投資人買遊艇,但他們促成股票買賣,讓經紀商得以買遊艇。直到大眾弄明白箇中奧妙,技術分析師還會有好日子過。